夜猫子—爱巧

高考归来等我

这一切都是套路

#久违的更新证明自己还活着
#快要被开学的浪潮淹没[挣扎]
#我流压切婶
#是个傻傻的暗恋婶和心机部的故事








  审神者从堆积成山的公文后面悄悄的探出脑袋,观察今天的近侍。
  
  名叫压切长谷部刀剑男子,安静的端坐在她的左手边,手里拿着毛笔正在审查她写好的文件。
  
  突然羡慕那些能被认真阅读的纸张这种事,审神者也只能在茶话会时和同事们抱怨,此刻休息的小空闲她宁愿把注意力放在更加令人着迷的事情上。
  
  不管是近侍大人的白手套还是拉到领口一丝不苟的内番服,审神者每天都在在纸上偷偷的描摹工作中的压切长谷部的样子。
  
  “主。”
  
  呀!在看这边了!在看这边了!
  
  审神者收回炙热的目光,拿着比在空白的纸上胡乱写下一排排字,脑子因为渐渐走近的脚步声一片空白然后立刻爆炸。
  
  “主在看我?”
  
  有什么比偷窥暗恋的人更加丢脸的,那一定是被暗恋的人发现自己在偷窥这件事。
  
  审神者故作镇定的端起茶杯想要喝口水冷静一下,可是瓷杯和勺子因为颤抖而碰撞的声音丁零当啷的就像审神者此刻的内心。
  
  “被、被发现啦!哈哈、哈吓…吓到了吗?”
  
  显然审神者的这套说辞不合理,但是主命至上的压切长谷部几乎不会怀疑那么多的说了声‘吓到了’便回到座位上继续办公。
  
  不幸中的万幸,暗恋对象是个木头。
  
  审神者拍拍心口,想要把快要跑出来的小鹿堵死在里面,拿起笔却怎么也写不下去。
  
  阳光从窗口宣泄而下,亲爱的近侍大人沐浴在白色的微光之中,光影把他的棱角描摹,镀了银边的画像一般的侧脸。
  
  审神者怔怔看的入神,被看的那一位也勾起嘴角。
  
  明明是女高中生向学长索要电话一般的羞涩表情,还要一边藏在文件后面悄悄发抖一边露出一只眼睛偷偷的看。
  
  压切长谷部觉得自己的主人真是可爱。
  
  
  每天写完文件,审神者都会大发慈悲的让当天的近侍休息一下。
  
  盯着压切长谷部小睡的样子,吃着烛台切送来的零嘴,审神者的日子过的仿佛天上的神仙一样美好惬意。
  
  要不要亲一下呢?
  
  审神者总觉得睡着的近侍大人的唇像淋了蜂蜜的果冻一样,咬上去的感觉一定是软软的、甜甜的。
  
  审神者向来喜欢软弹软弹的东西,虽然从来没有和近侍有过小于一米的近距离接触,但是审神者一直在幻想捏近侍脸的时候近侍Q弹Q弹的手感。
  
  等等,这样会不会太变态?
  
  审神者捂住的脸像被煮了的螃蟹,烫手。
  
  从指缝中间悄悄的看还在熟睡的近侍大人,在烟色发下的脸庞依旧好看的让她心动。
  
  心动不如行动这句话说的肯定不对。
  
  审神者心里的小九九都快变成大十一了还是没有从休息的软垫上起来。
  
  心都动成这个样子了,哪里来的力气还能行动,还保持着理智就不错了。
  
  虽然这么说,审神者还是像做贼一样的,悄咪咪的挪到了睡着的近侍旁边。
  
  近侍大人的味道总是淡淡的,有一股薄荷的味道,审神者一靠近就被这味道熏的脑子混沌、一片浆糊。
  
  只要快速的用嘴唇碰一下脸,然后以自己觉得不错的机动跑掉,即使近侍大人醒来也察觉不到的想法,似乎是审神者勇气的来源。
  
  闭着眼睛的压切长谷部正在尽全力平复自己的内心,如果这个时候红了脸,那[傻乎乎的主的诱捕计划]可就前功尽弃了。
  
  可是就在鼓起勇气在近侍的脸上啄了一下然后准备转身就跑的时候,审神者的手被轻易的捉住了。
  
  “主。”
  
  近侍大人的脸在视线中放大,紫藤色的眼睛把审神者看的一阵眩晕。
  
  “长、长谷部君!”
  
  看着自己的主人抖啊抖,活像一只被提着耳朵的小兔子,压切长谷部就笑了。
  
  “主刚刚在做什么?”
  
  “咦!没、什么都没——!”
  
  审神者的话被堵住的一瞬,就觉得嘴上有什么软软的东西迎了上来,带着一股清凉的薄荷味顶开了她的牙关。
  
  一个合乎礼节的吻,既勾的审神者心神荡漾也留给了审神者缓神的空间。
  
  “真狡猾啊长谷部君……”
  
  “不这样怎么能捉到这么可爱的主呢?”
  
  “……马当番吧,长谷部君。”
  
  “啊、啊?”
  
  “开玩笑的。”
  
  审神者挣开近侍大人的怀抱,羞涩的在近侍大人的脸上亲了亲。
  
  “那…今天的寝当番就拜托近侍大人啦。”
  
  
  
  
  
  
  
  
  





  
  
  
  
  
  
  
  小剧场:
  
  烛台切:来人啊长谷部激动的昏过去了!

评论(2)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