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莱姆要和哈贝贝交媾(°Д°≡°Д°)

高考归来等我

成长[8][不良长谷部×被欺凌婶婶]

算是表白了吧?这绝对算是表白了吧?为什么把我急成这样呢!

总之会有双结尾的BE或者HE供君选择。

我流压切婶

ooc严重注意

现世paro

[注意:如果校园欺凌、殴打、脏话等内容会引起您的不适,请不要阅读谢谢]

以上ok,欢迎

[本故事根据真实事件改编,有部分艺术手法夸大]








  虽说回去也认认真真写下了对话中的地址,但是身上的伤还是让她拖了两个多月没有去找压切。
  
  “好、好点了?”
  
  前桌的五虎退悄悄的递过来一张小纸条,句尾还画上了一个笑脸。
  
  “谢谢五虎退同学,好多了”
  
  生活渐渐步入正轨,似乎两个月前被打的进了医院只是一场噩梦。
  
  认真学习,准备出国, 早晨擦掉桌子上屈辱的涂鸦,晚上从狗洞里堪堪回家,甚至能侥幸从哈妹和恶霸们的手下逃脱。
  
  一切都很顺利。
  
  除了……
  
  空无一人的地下室,归家的她隐约闻到了消毒水和血腥的味道。
  
  “谁、谁啊?”
  
  原定今天去找老大,总不能在家里就被打回原形。
  
  “BOOM!”
  
  “咦呀啊啊啊啊啊啊——!”
  
  等她挥舞着的棒球棍被强行拦下来的时候,她才敢睁开眼睛,眼前这个明眸皓齿但是满脸都是血的人不是压切是谁?!
  
  “傻狗,胆子还是那么小。”
  
  压切似是很愉悦的坐到她的床上,虽然一回来就被那边的截住,但是最终能看到她,心情也算不错。
  
  “老、老大?没事吧?”
  
  她指了指自己的脑袋。
  
  “嗯,一点小伤,不要紧。”
  
  虽然这么说,她还是从床底下找到了已经落了一层薄灰的医疗箱。
  
  “老、老大…请允许我……”
  
  扭捏的看着赖在她床上的压切,血迹已经蹭到了床单上,明显伤口还没有愈合。
  
  “逾、逾越了,老大。”
  
  压切并不反感这样生疏的包扎技术,事实上透过绷带可以感觉到她的颤抖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
  
  “啧!”
  
  “抱抱抱抱歉!弄疼您了!”
  
  “谁TM说老子疼了?!”
  
  “没有!您…是不会疼……”
  
  小小的房间内转为平静。
  
  压切打量起这个地方,阴冷潮湿的地下室,破败的地方除了一张床就只有一张破旧的学习桌。
  
  过于狭小的空间尽情压榨着她作为一个女性的所有灵魂,不知道她是怎么一个人过来的。
  
  “傻狗,你……”
  
  “老大?”
  
  压切居然微不可闻的叹了气。
  
  “傻狗,你是不是该出国了?”
  
  她手上的动作一顿,但很快恢复如初。
  
  “怎么了?”
  
  “没什么,老大。”
  
  “MD傻狗。”
  
  包扎结束的很快,快的压切都没反应过来,头上柔软的感觉就连同温度消失的干干净净。
  
  “老大过来有事?”
  
  “老子的狗TMD都被打了,老子不得回来看看死了没。”
  
  “哦。”
  
  “死了没,傻狗。”
  
  “没死,老大。”
  
  她应该觉得庆幸。
  
  能在出国前再看到压切平安无事,她心里充斥着名叫快乐的情绪。
  
  “老子去送你。”
  
  “嗯?”
  
  压切一掌拍向了她的后脑勺,搞的她一个趔趄。
  
  “去机场。”
  
  “老大……”
  
  “咋的TM不愿意!”
  
  “愿意!愿意!当然愿意!”
  
  确认了压切的确是在说临行时送她,她心里就像跑在蜜罐子里,轻飘飘的仿佛在云端。
  
  从未有过的感觉充斥她的心灵和她的大脑,耳边压切的话在嗡嗡回响,就连自己破旧的小窝也因为一句话而变得亮堂起来。
  
  这让人怎么办?
  
  幸福过后,她显得慌张。
  
  心跳好快。
  
  “因为是老大……”
  
  “什么?”
  
  压切第一次看到她笑着抬起头,镜片后纯净漂亮得双眸里闪着泪。
  
  这是他和她第一次对视。
  
  压切藏在发下的耳朵不自觉的有点发烫。
  
  “因为是老大,当然愿意!”

评论(3)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