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猫子—爱巧

高考归来等我

成长[7][不良长谷部×被欺凌婶婶]

婶要去找压切啦!

一直想看宗三美人护士装。

私心,还是没有压切。

ooc严重

现世paro

[注意:如果校园欺凌、殴打、脏话等内容会引起您的不适,请不要阅读]

以上ok,欢迎


[本故事根据真实事件改编,有部分艺术手法夸大]












  医院独有的消毒水的味道传来,她才惊觉自己居然不知道在什么时候睡着了。
  
  “烛台切老师?”
  
  四下无人,她松了一口气。
  
  尝试起身无果,全身只有嘎啦嘎啦的声响,手上的针头都已经开始回血。
  
  “小家伙你醒了?怎么不按铃叫护士呢?”
  
  她循声望去,拿着她床头病例的是一个仙女一般的姐姐。。
  
  “不用麻烦她们。”
  
  她补充了一句。
  
  “是我的话。”
  
  “嗯哼……”
  
  宗三看着全身几乎都被纱布和石膏包起来的小家伙,心里暗想压切找了个有意思的。
  
  “老师呢?”
  
  宗三替她拔下针头,笑了。
  
  “看烛台切那样子又不是没有私生活的人,送你来打了两个电话就走了。”
  
  点点头。
  
  她又不是什么举足轻重的角色,烛台切老师肯送她过来已经是很仁慈了。
  
  但随即她又惶惶不安起来。
  
  “可、可是……”
  
  她的手指纠缠在一起。
  
  “没有、没有钱啊…会赶我出去吗?”
  
  问这话的时候,她已经出了一身冷汗。母亲国内的存款都已经被那些人抢的差不多了,最后的一些钱也被冻结取不出来。
  
  “会的哦。”
  
  “!”
  
  “……开玩笑的,长谷…烛台切替你交过了,安心养病吧小家伙。”
  
  宗三本想逗逗这小家伙,谁知一句话就抖的和筛糠一样,这样胆小怕事的女生是怎么会跟着压切的?
  
  她叹口气,既然是烛台切老师的话,还款是不是就不用那么着急了?不不,欠债还钱,她又不是还不起,把出租屋里的电视卖了再打工能在出国前还清吗?
  
  “护士姐姐……”
  
  宗三的身子顿了顿。
  
  他哪里像个女人了?但不说高挑的身材,就算听声音也能发现绝对是个男人吧。
  
  但随即他就明白了,小家伙留着这么难看厚重的刘海还需要眼镜,能看清他是个护士就不错了。
  
  “还是、出、出院吧……您能帮帮忙吗……”
  
  她声音细细小小的,和饿了几天的奶猫一样,宗三耸耸肩,反正是被拜托过来照顾小家伙,只要小家伙没事,怎样都可以。
  
  “好吧,不过我是护士哥哥不是护士姐姐。”
  
  脚尖刚碰到地上,她就被这一事实吓得腿软,眼看着就要倒下去,幸亏着被一双温暖的大手捞住才没有和地板亲密接触。
  
  “护士…先生……”
  
  “啊,直接变成先生了呢,我看起来很老吗?”
  
  “不不……您……”
  
  她眯起眼睛,隐约看到了粉红色的发。
  
  “您很美……”
  
  “虽然是小家伙的赞美,但是听起来怪别扭的呢。”
  
  “抱、抱歉!”
  
  宗三站在医院门口,目送她拄着拐杖一瘸一拐的走远后才摘下口罩,连同白大褂一起丢进了垃圾桶。
  
  他最近在戒烟,电子烟的味道总归是淡了一点,幸好小家伙没发现。
  
  “小家伙非得要出院,倔的很,和长谷部一个样。”
  
  等在街口的不动行光[极]将酒瓶踢进垃圾桶,从低矮的墙头跳下来。
  
  “伤的重吗?”
  
  “断了两根肋骨、脚踝扭伤、腹部的刀口撕裂、其它都是些淤青和红肿,看着怪可怜的。”
  
  “嘁。”
  
  不动行光脸色阴暗。
  
  “收到消息的时候我应该过去找她的。”
  
  “事情已经发生了没办法——最近有长谷部消息吗?”
  
  “躲着呢,软蛋。”
  
  老大目前很安全。
  
  她趴在柱子后面偷听,后背的伤微微裂开,白色的纱布上渗出一点点血迹,但是知道了压切安全的消息,她竟然无比的开心。
  
  宗三听到了什么,了然一笑。
  
  “不动,你明天去XXX找长谷部吧?”
  
  “谁要去找他!我闲的……”
  
  顺着宗三指的方向,不动行光看到了柱子后面哆哆嗦嗦装鸵鸟的她,不服气的跺了跺脚。
  
  “该死的!去就去!怕了他的!”
  
  两人离开后,她在不堪的倒在地上。
  
  冷汗出了一身,但是她此刻全身的血液都在沸腾。
  
  老大,我来找你了!
  
  “嘶——!”
  
  算了,还是等好一点……再去吧。

评论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