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莱姆要和哈贝贝交媾(°Д°≡°Д°)

高考归来等我

成长[6][不良长谷部×被欺凌婶婶]

烛台切真的是在婶婶的世界里饰演着妈妈一样的角色啊。

心里不爽这一章就不让压切出场了。

全员都是助攻就女主傻到底。

校园paro.

ooc严重哦。

俗话说得好亲女儿就是拿来发刀子的。

[注意:如果殴打等内容会引起您的不适,请不要阅读谢谢]

如果以上都ok,欢迎

[本故事根据真实事件改编,有部分艺术手法夸大]









  少了殴打和谩骂,很快她就在以肉眼看得到的速度恢复健康——不管是心理上还是身体上。
  
  “喂,最近没见长谷部啊,你知不知道他干什么去了?”
  
  “老大没说。”
  
  虽然如此,她还是没办法直视药研藤四郎,她总觉得药研藤四郎很危险,但是眼前明明是个保持微笑的翩翩少年。
  
  “怕不是又惹事了。”
  
  药研怎么会不知道压切怎么了。前几天和上边的闹矛盾还不知道怎么解决就被追着打,不告诉她估计也是怕给她找麻烦。
  
  “老大惹事了?”
  
  她微微皱起鼻子,老大不是织田组的嘛,这势力范围还有人敢找老大的事?
  
  药研淡淡的一笑,做自己的事情去了,他没那么多功夫看着这一对闹腾,帮助一期哥照顾弟弟们才是他现在最担心的事情。
  
  “烛台切老师,老大最近…来学校了吗?”
  
  躲过人群,她还是回到了A班的教师办公室。
  
  烛台切没有回答她,只是照常从桌子里找出一些零食给她,让她回去上课,什么也不用担心。
  
  更担心了……
  
  她唉声叹气的拿着笔在草稿本上涂涂画画,却没注意到自己写的都是压切的名字。
  
  好不容易熬到放学,她本以为可以在校门口看到压切,但是绕过小路,她只看到了四五个看着就不是什么好人的家伙在那里等着。
  
  快点走、快点走。
  
  她加快了脚下的步子,匆匆从巷子口路过。
  
  “喂!叫你呢!”
  
  她就感觉书包被人一扯,重心不稳就摔到了地上,书本哗啦啦洒了一地。
  
  “这就是压切的小跟班?”“居然是个女的?”“不是…男人还好,女人……还打吗?”“打女人…这话传出去也不太好……”
  
  为首的咬了咬牙“打、收了钱就打!管他男的女的,怪她命不好和压切那小子混了一道!”
  
  她还没反应过来,拳头就如雨点一般的落在她身上。
  
  许久不见的熟悉疼痛感传来的一瞬间,她的脑子猛地就清醒了。
  
  为什么烛台切老师回避她的问题,为什么药研同学总是不经意的提起老大,为什么一期一振老师也三番五次的找她谈话让她早点出国。
  
  老大出事了。
  
  “噗——”
  
  不知道是哪个没控制好力道,她只觉得嘴里一阵腥甜,脑子嗡嗡作响,眼前一黑就昏了过去。
  
  几个人见了血也不好办,本身殴打女人就不是什么光彩事,把她拖进巷子深处就四散逃走了。
  
  
 
  
  
  
   
  她在浑身的剧痛中醒来。
  
  下雨了。
  
  她摸摸口袋,里面的东西都在。
  
  身上的血迹被雨水冲干净,按时间看是过了一夜,所幸是周末不会有人注意到她。
  
  她站不起来了,脚踝不知道叫谁给打断了,手机早就被原来的女生们拿去换烟钱了。
  
  她躲在垃圾堆里,大气不敢出。
  
  果然是太久没被打了,一点点小伤就站都站不起来。
  
  呼吸之间满是血腥味,肺的起伏也让断掉的肋骨更加疼,肚子上还有点旧伤,被这么一顿不分青红皂白的打她竟然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振奋感。
  
  “果然……”
  
  她循着声音看过去。
  
  是烛台切老师。
  
  “昨天给你家打电话没人接,怎么了?能站的起来吗?”
  
  烛台切扶着她的胳膊,但听到了她的关节处有隐隐的响动。
  
  “脱臼?”
  
  她点头,眼角的淤青已经肿起来了,不知道是被打完之后撂在这里了多久。
  
  “我叫救护车。”
  
  她抓着烛台切扬起的手摇了摇头,刚要张口说话,谁知喉头就又是一阵干涩,惹得她咳嗽起来。
  
  更疼了。
  
  熟悉的被殴打过后小心翼翼活着、小心翼翼呼吸的感觉回来了,她终于觉得自己不去医院不行了。
  
  报了一个不入流的小医院的名字也是因为有医保,能省一点省一点。
  
  “这样子了还要去那种医院?”
  
  烛台切固执的给市医院打了电话,把她轻柔的抱起来。
  
  “唔!”
  
  看来背上也受了伤。
  
  她不敢出声。
  
  不然这么温柔的烛台切老师怎么会弄疼她呢?
  
  “……”
  
  烛台切的眼神变得严肃起来,虽然知道压切最近惹了一些麻烦,但是没有想到这件事会波及到她,如今压切没什么大事,倒是她被打的不成人样。
  
  这叫什么事!
  
  “烛台切老师?”
  
  她被送上救护车之前,求助一般的紧紧抓着烛台切。
  
  救护车上太多人了,还都要看着她,她不舒服。
  
  “算了。”
  
  烛台切和医护人员交流过后获得允许和她一起乘救护车去医院。
  
  “我是她的老师,要和她一起去。”
  
  

评论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