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猫子—爱巧

高考归来等我

成长[4][不良长谷部×被欺凌婶婶]

这里的药研绝对不是坏的!只是想帮一下傻愣愣的婶和死傲娇的长谷部!当然如果觉得药研的设定太过ooc,那我也没办法,只能说麻烦药总推动一下剧情了![鞠躬][药厨们打我的时候轻点]

既然都ooc了,那就ooc到底

全员ooc,不能接受的请不要阅读谢谢

校园paro

[注意:如果校园欺凌、殴打、脏话等内容会引起您的不适,请不要阅读谢谢]

如果以上都ok,欢迎

[本故事根据真实事件改编,有部分艺术手法夸大]

















  被烛台切老师叫去办公室的第二天,她就被烛台切老师调到了一期一振老师的班级。
  
  清一色的男孩子。
  
  哦,又一个女孩子。
  
  啊,还是男孩子。
  
  一期一振老师是学校里除了烛台切老师之外最受欢迎的数学老师。
  
  这个班级里的学生们也都是一期一振老师亲自选的。
  
  果然让老师困扰了吧。
  
  她不敢看一期一振微微皱起的眉。
  
  这样一个麻烦的、不招人待见的学生,进入了自己的优等生班级。
  
  “烛台切和我说过你的情况,你放心,在这里不会有人欺负你的。”
  
  诶?
  
  什么什么?
  
  没有嫌弃?
  
  没有厌恶?
  
  “是多么温柔的人啊,一期一振老师他。”
  
  “话太多了,傻狗。”
  
  “抱歉老大……”
  
  被这样温柔的对待,偶尔也会忘了自己的身份呢。
  
  她摸着手指上的创口贴,偷笑。
  
  “谁给你的?”
  
  “什么?”
  
  “手上的东西。”
  
  压切指了指她的创口贴。
  
  “一期一振老师的弟弟,药研同学。”
  
  “傻狗。”
  
  虽然她能和他正常对话是件好事,可是想到别人也在这样照顾她,他心里就不舒服。
  
  “哟!同学!”
  
  药研不知怎么的找到了她和压切独处的这个地方。
  
  “哟?长谷部?”
  
  是压切的名字么?真是亲密的关系。
  
  她自觉的把自己藏在压切身后。
  
  “要上课了,一期哥让我来找你。”
  
  又自作多情。
  
  她暗自给了自己一巴掌,鞠了躬,从墙边溜进了教学楼。
  
  “这就是你的小跟班?偷偷摸摸跟个老鼠似的,长谷部,你的眼光越来越差了。”
  
  “闭嘴。”
  
  压切恶狠狠的瞪了一眼药研。
  
  “回去装你的好学生去,药研藤四郎。”
  
  药研轻快的跳上树,看到了压切肩上的绷带。
  
  “堂堂校霸压切长谷部居然还会受伤?哈,笑死人了。”
  
  “上你课去!”
  
  压切踹着药研的腰把他推离自己的身边,不过马上就后悔了。肩膀的伤口很严重,药研虽然嘴毒,但好歹可以帮他悄悄伤口。
  
  “呸!谁TM稀罕!”
  
  压切拖着疲倦的身子靠在树干上。
  
  早上看到了埋伏着想要打劫她的混蛋们打了一架,MD居然身上还带着刀。
  
  “死狗,你TM怎么赔老子!”
  
  压切没听到回答,突然明白了。
  
  是他把她从水里救起来,可是他却不是帮她回复呼吸的人。
  
  她不能变成自己的。
  
  也不可能变成自己的。
  
  
  
  “你真的跟着长谷部混?”
  
  药研是级草。
  
  她隐约记得原来的女生殴打她时提到过药研藤四郎这个名字。
  
  “老大对我很好……”
  
  “噗,他连你的名字都不知道,哪里对你好了?”
  
  “老大不会打我……”
  
  “如果这样就算对你好,那我这是什么情况?”
  
  她惊恐的看着药研牵起她的手。
  
  “您……”
  
  “嘘——”
  
  药研这样的眼神看的她背后一阵冷汗,想退可是不知道往哪里跑。
  
  “藤四郎同学,我……”
  
  “呀!!”
  
  她听见女生们的尖叫。
  
  她们看见了。
  
  药研是怎么拉着她的手,是怎么盯着她的眼睛。
  
  完了。
  
  完了完了。
  
  药研远去的背影渐渐消失在人海中,女生们的咒骂和不加节制的殴打接踵而来。
  
  “贱人!勾引药研同学!配吗?!”“打她!往死里打!打死了我爸罩着!”
  
  这是什么感觉?
  
  她承受着拳打脚踢,心里萌发出一种澎湃的心情。
  
  不甘?
  
  愤怒?
  
  不解?
  
  她更倾向于不解。
  
  她以为的好人不是好人,她以为的坏人不是坏人。
  
  这是怎么样的心情呢?明明藤四郎同学和老大认识,可是为什么要反过来戏弄她呢?
  
  不过她很快就想通了。
  
  她这样的生物不需要所谓的帮助,只要消失在人群中,隐蔽在黑暗里,承受住每一次莫名其妙的伤害就能很好的活下去。
  
  这就是她的生命?
  
  “TMD都干什么呢!”
  
  老大?
  
  老大怎么会来?
  
  “一个个聋了是不是!”
  
  是老大!
  
  女生们散开,咒骂还没有散去,她正蹲在中间,抱着头,看着可怜极了。
  
  “MD死狗!给老子反击!”
  
  周围的女生皆是一惊,然后看着慢慢起身的她,看着她镜片后面满是血、可怖的眼睛,终于害怕似的飞快地逃散了。
  
  “老大……我……”
  
  “滚,别跟着老子。”
  
  “唔…!老大…!等等……”

       

评论(3)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