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猫子—爱巧

高考归来等我

成长[3][不良长谷部×被欺凌婶婶]

婶婶会在烛台切和长谷部的照顾下一点一点开朗起来的,相信我!

校园paro
ooc是肯定了,长谷部的性格会有极大出入,无法接受的话请勿阅读。

注意:如果校园欺凌、脏话、殴打等内容会引起您的不适,请不要阅读谢谢

如果以上都ok,欢迎

[本故事根据真实事件改编,有部分艺术手法夸大]















  校霸压切找了个跟班,这种大事很快传遍了整个校园。一是因为这位校霸虽然打架酗酒抽烟样样不落,但是却名列前茅,二是这个发色特殊的帅气男子实在是夺人眼球。
  
  她可就不是了。
  
  同学们望着压切的眼神到了跟在后面拿书包捡垃圾的她身上就变成了鄙夷的不屑,有的甚至没忍住把擦完嘴的纸团扔到她的头上。
  
  虽然那些人都被被老大打了。
  
  她感到了快乐。
  
  第一次,在这个世界上,有人是帮她。
  
  “狗,愣着干嘛,快点。”
  
  尽管这个人没问过她的名字,没正眼瞧过她的样子。
  
  她是幸福的。
  
  
  
  
  
  大概吧。
  
  
  
  
  
  
  “呸!你是什么东西敢跟在压切同学后面?!”
  
  这次换了鞋子,还好,运动鞋会软一点,下节课是体育课么?
  
  她被无数的鞋底踩在脚下,一盆接一盆的凉水泼在她身上,和着拖把水的腥臭。
  
  老大有事回家了。
  
  她又一次被锁在了校园里,看着狗洞缝隙里透过的灯光,潮湿肮脏的衣服贴在身上。
  
  冷。
  
  “喂,自己的话能活下去吗?”
  
  她想起了早上老大说过的话。
  
  活下来了。
  
  她想。
  
  但可能活的不是很好看。
  
  作业本和书本全部湿透,母亲寄来的家书幸好她已经看过了,不然也一定会像现在一样被她放在火堆边烘烤。
  
  “你家找不到你,果然躲到狗窝里来了。”
  
  “老大。”
  
  压切越过墙头,照常把自己的东西扔给她。
  
  “又被打了?”
  
  “嗯。”
  
  “没用的狗,反咬也不会。”
  
  “您说的是。”
  
  
  
  
  
  
  “和你相处太累了,狗”
  
  “不……不懂您的意思……”
  
  压切深吸一口烟,把烟头扔到不远处的地方,然后看着她飞快地跑过去把还带着火星的烟头捡起来收进随身带着的布包里。
  
  “瞧。”
  
  “您…是不想我跟着您……”
  
  压切放弃了和这种人交谈,不仅心累,而且特别是当他看着她的眼睛的时候,他总有种要把那些在那么漂亮的眼睛旁边留下淤青的人的手折断的冲动。
  
  不关他的事。
  
  他点燃了新的香烟。
  
  她隐隐觉得他这样不太好。
  
  压切每一个小时会抽四根烟,一天能抽两包烟,这样对身体太不好了。
  
  “老大……”
  
  “TMD有屁快放!”
  
  她一惊,平常的话,这样的语气足够让她接下来获得一个小时的毒打和咒骂。
  
  但是这个人绝对不会!
  
  她不知为何这样坚信。
  
  “老大,抽烟对、对身体不是很……”
  
  “作为一只狗,你管的屁事真多。”
  
  也是,她凭什么这么说。
  
  见她闭了嘴,战战兢兢的在他身后不远的树荫底下站着,压切的心情更不好了。
  
  “过来!”
  
  “老大什么事……”
  
  等她走进了,压切把口袋里的烟盒子连带着一个看着就价值不菲的打火机往她手里一扔,然后自己翻墙走了。
  
  “老大……!”
  
  她想叫他,可是又闭上了嘴,因为她看见,不远处巡逻的烛台切老师——她的班主任,正严肃的端着手电筒看着她手里的烟盒。
  
  
  “你是怎么回事?”
  
  这是她第一次被叫进烛台切老师的办公室,里面有淡淡的男士香水和发胶的味道。
  
  “不仅逗留校园,还在校园里抽烟?难道是因为要出国了才这么目无法纪了吗?”
  
  她没说话,手里的金属打火机被她捏的紧紧的。
  
  烛台切其实看到了。
  
  熟悉的男人的身影从墙头轻松的翻过,留下了一个平日里就阴郁的孩子。
  
  烛台切希望她能把长谷部供出来,这样他就能在下一次喝酒时那这件事好好教训一下长谷部那小子。
  
  “很抱歉故意留在学校…”
  
  “你我都知道我想要的不是这个答案。”
  
  烛台切借着昏暗的灯光,看到了她眼睛旁边的淤青,很大一块,像是被鞋踢出来的。
  
  “他打你了?!”
  
  “不不!老大绝对不会…!”
  
  她的声音哽咽起来。
  
  “这种事只有老大不会……”
  
  了然。
  
  校园欺凌。
  
  烛台切沉思起来,这种事情在这个贵族学校很常见,他也一直略有耳闻,但是从来没想过会发生在自己的学生身上。
  
  “吃东西了吗?”
  
  “吃过了……”
  
  烛台切还是从抽屉里拿出几包零食和一些饮料。
  
  “从学生那里没收来的,吃一点吧。”
  
  
  
  是吗,是这样的吗?
  
  遇见了天使之后一切都会变得美好起来,是这样的吗?
  
  她手里拿着小面包,第一次觉得嘴角的伤并不重要。
  
  那压切一定是天使了。
  
  遇见他之后就连她这样令人厌恶的东西都可以坐在老师的办公室里吃零食?
  
  “谢谢您……烛台切老师……”
  
  “诶诶?怎么哭了?”

评论(3)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