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莱姆要和哈贝贝交媾(°Д°≡°Д°)

高考归来等我

成长[2][不良长谷部×被欺凌婶婶]

校园paro
ooc是肯定会有的,长谷部性格完全不符合注意,无法接受请原谅

注意:如果校园欺凌、殴打、脏话此类内容会引起您的不适,请您不要阅读谢谢

[本系列故事根据真实事件改编,有部分艺术手法夸张扩大]

以上都ok,欢迎阅读


















  “丑东西!老娘叫你买的早饭呢?!”
  
  “卖……卖完……”
  
  “那你!不会!买点!别的!”
  
  “呃!呃!呃!呃!”
  
  女生的穿着高跟鞋的脚尖踢在肚子上的感觉比想象的疼,她不堪的吐出一股酸水。
  
  原来昨天给那个男生的钱是最后的啦,没有发现呢……
  
  “垃圾!”
  
  女生发泄完,啐了一口在她身上。马上要上课了,女生作为[课代表]可不能迟到,靓丽的女生在镜子前补好妆,笑眯眯的和早就等的不耐烦的友人有说有笑的离开了肮脏的厕所间。
  
  “……呃唔!”
  
  好疼,肌肉拉伤了吧……
  
  所幸她的成绩很好,年初已经预定要出国了,她想这可能是那些女生变本加厉的原因吧。
  
  算了,反正烛台切老师也不愿意看见这样子落寞的人出现在他的课上吧?
  
  她是被厌恶的。
  
  所以逃一次课也没关系吧?
  
  她站在墙边,看着那个已经被堵上的狗洞。
  
  “狗?”
  
  她飞快地蹲下身子。
  
  “赶紧起开!”
  
  “是、是,打扰到您了!”
  
  她笨拙的挪动着,将自己缩进草丛里。
  
  男生粗暴的把她拽了出来。
  
  “怎么?就因为狗洞被堵了就不当狗了?”
  
  “不、不敢……”
  
  男生点燃了香烟,严肃的脸上勾起一抹痞笑,深吸一口后把飘渺的白气吐在她的脸上。
  
  “好学生也会逃课?”
  
  她被这些烟呛得不轻,但是脸都憋红了也不敢咳出一声。
  
  “问你话呢!狗!”
  
  “!”
  
  她嘴巴张了张,支支吾吾半天没有说出一个字,反倒这憋着不咳嗽让她肚子更加酸痛,像是又被那女生打了一次一样。
  
  “真丑。”
  
  “是……”
  
  “我在说你丑啊!”
  
  “听到了……”
  
  “艹!”
  
  男生把烟头扔进垃圾桶,一只手把她提起来扔在墙边,看着她唯唯诺诺的样子就来气。
  
  可是他又怎么知道,她衣服下面长久以来散不掉的淤血和大片的青紫让她离正常人的世界越来越远。
  
  “您……又打架了?”
  
  “哈?”
  
  “对、对不起!不该多嘴!请不要……不要打……”
  
  她很快的再次瑟缩起来,一边扇自己嘴巴一边后退,撞到树之后才知道自己和男生已经有了很大的距离。
  
  “老子闲的没事打你。”
  
  “自作多情了……很抱歉……”
  
  太好了。
  
  是个不会轻易打人的好人。
  
  她想笑,可是脸上火辣辣的疼。
  
  再说,丑陋成这样子,笑起来也不好看,就不要恶心人家了。
  
  “你这家伙怎么老是这个样子?老子看着很像闲的没事找事的恶人么?”
  
  “不……您……”
  
  “再敢用敬语老子打死你。”
  
  “是……”
  
  两个人就这么坐着,直到中午休息,直到社团活动都结束。
  
  “喂,狗。”
  
  “是……”
  
  男生脚边多了一地的烟头和酒瓶,漂亮的紫色眼睛在黄昏的阳光下发亮。
  
  “你们班主任是谁?”
  
  “您……”
  
  “嗯?”
  
  “非常抱歉!”
  
  她已经有半天没有被任何人打骂,心情看样子是有点飘飘然了,居然敢这样说话。
  
  跪在地上,她连气都不敢出。
  
  要被打了么?
  
  “狗,起来,看着怪难受的。”
  
  “感激……”
  
  男生突然把空掉的烟盒子打到她低伏的头上。
  
  “你TM真就是一条教不会的死狗!”
  
  被尖利的盒子边角砸中脑袋,她身体也随之一震,但很快就安静下来。
  
  这是她活该,耽误了这样一个人的时间和精力。
  
  “嘁”
  
  男生拉着她的书包把她强硬的从地上带起来,书包里的课本写着[三年A班]的字样。
  
  笔迹清秀。
  
  若是凭字认人,恐怕没有人会不喜欢她吧?
  
  “好学生就是好学生,A班?”
  
  “不敢…不……”
  
  “你再TM说一个‘不’字试试?!”
  
  被男生恶狠狠的揪着衣领的时候,她才敢用睁开惊恐的双眼看看这个男生。
  
  紫色的眼睛,烟灰色的发,冰冷的眼神和雕刻一般精美的脸部轮廓。
  
  是叫人沉沦的容颜。
  
  她收回了视线。
  
  她不应该看的,她不配。
  
  “TMD!抬起你的狗眼看着老子!老子TM问你话呢!”
  
  “烛台切……烛台切先生……”
  
  “啥?!”
  
  “班主任是…!烛台切先生…”
  
  她的声音被迫的提高,又颤抖着降落下来,瘦小的身子缩在校服里不断颤抖。
  
  男生释然一样的笑了两声,将她丢在地上。
  
  “滚吧。”
  
  “是……”
  
  “等等。”
  
  她本应该抱着书包就飞一般的像老鼠一样离开这个不属于她的地方,但是男生命令的口吻让她没有拒绝的余地。
  
  “跟老子走吧,狗。”
  
  男生把他的书包扔进她的怀里。
  
  “你以后就跟着老子混了,狗”
  
  见她镜片后面的眼睛里面满是不可置信,男生的巴掌落在了她的脑袋上。
  
  “MD听不懂吗!!”
  
  “是……是!十分感谢!为您效劳!”
  
  疼痛让她活了过来,心中被快乐和幸福填满,眼前这个紫色眼睛的男生给了她前所未有的温柔和宽容。
  
  既然是狗。
  
  成为这样的狗也不错。
  
  她抱着书包,怯生生的给男生递香烟和啤酒,甚至连她自己都没有发现,自己居然勾起了僵硬已久的嘴角。

评论(9)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