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猫子—爱巧

高考归来等我

成长[1][不良长谷部×被欺凌婶]

下午在学校自习产物,会是一个小系列。因为听说了附近学校的欺凌事件,思虑在三还是想写一下。

校园paro
ooc是肯定的,还请不要介意。

注意:如果校园欺凌、脏话、殴打等内容会引起您的不适,请不要阅读谢谢

最近三次太忙了,会慢慢更的

以上都ok的话,请阅读谢谢。

(本脑洞根据真实事件改编,有一定艺术夸大)









  “还学人照镜子!不怕自己的丑脸把镜子看破了!哈哈!”“说那么多干嘛!打她!”“咱拿镜子划她脸!让她能对着好好看!”
  
  又来了……
  
  她在心里默默的叹口气 ,无言的承受着那些女生的殴打,任由她们撕烂她的衣服,扯掉她的头发,巴掌的声音在空无一人的卫生间里不断回响,女生们尖利的嘲笑声吵的她耳膜一阵阵疼。
  
  不知道是放学铃声还是动静太大招惹来了巡逻的老师,那些女生很快就把她扔进了最后一间里嬉笑打骂这走远了。
  
  她没办法反驳那些女生,自己长的不出众,性格懦弱,还戴一副沉甸甸的黑框眼镜。
  
  丑极了。
  
  她想。
  
  在伸手不见五指的夜里悄悄钻洞出校回家已经是家常便饭了,她像往常一样拖着青紫的双腿往那个有一个缝隙的墙边走去。
  
  唯一让这个悲惨的夜不同的,也许就是那个在墙边抽着烟的、满身酒气和血迹的男人。
  
  男生。
  
  她在心里纠正自己。
  
  还穿着校服呢,是一个学校的。
  
  男人审视的目光传来,她下意识的低头躲开了,她本能的害怕。
  
  怕什么呢?
  
  又一阵毒打?
  
  算了吧,在学校里打死了是要负刑事责任的。
  
  她摸摸自己的口袋,里面还有五千元(日币),像是获得了保命的筹码一样。
  
  “能……让我出去吗?”
  
  男生闻声看了看被自己身体堵住的狗洞,不屑的掸净了烟灰。
  
  “狗。”
  
  她听见男生的声音,有点沙哑,可能是抽烟导致的,但不妨碍这声音仿佛春泉一样动听。
  
  “打扰了…请让我出去吧……”
  
  她把五千元的纸币小心翼翼的双手奉上,希望自己能早点回到空无一人的地下室涂些止疼的药膏才好。
  
  男生似是冷笑了两声,挪了挪身子,一个小小的狗洞露了出来。
  
  她感激的鞠了一躬,把书包扔过高强,扭着身子从狗洞中慢慢的往出爬。
  
  “你……!”
  
  她从狗洞里探出头的时候,看见男生跳过在她看来不可能的高墙,捡起了她的书包。
  
  “真是狗。”
  
  男生毫不留情的嘲笑她,用脚勾起书包的带子,把书包提到了路旁的广告牌上。
  
  好吧,又一个。
  
  她任命似的安安静静的低下头,等着可能随之而来的拳打脚踢或者一瓶冰凉的水。
  
  “赶紧动一动啊,狗,你挡着它的路了。”
  
  睁开眼,眼前是一条老狗,颤颤巍巍的舔了舔她的脸。
  
  这是同样被命运抛弃的“狗”的命运吗?相互在绝望的夜里互相舔去泪水相互安慰?
  
  她起身,老狗钻进洞里一溜烟不见了。
  
  “老家伙都比你灵光。”
  
  男生的声音再次响起。
  
  “我已经……没有钱了……”
  
  “哈?你这狗是认为老子是像那些不入流的渣子那样的家伙吗?”
  
  男生似乎生气了,手里的烟头弹到了她的胳膊上,袖子上就多了另一个小小的痕迹。
  
  “非常抱歉!”
  
  本能驱使她抱着脑袋就趴到了地上,颤抖着,等待着。
  
  “将您看低了!”
  
  男生僵在半空中的手停住了。
  
  他以为这女人要反击。
  
  不过现在的状况是什么?
  
  “喂。”
  
  “……”
  
  “起来!”
  
  “……是……”
  
  男生最看不惯这幅唯唯诺诺的样子,揪着衣领把她提起来。
  
  “老子说你啊……”
  
  她哭了。
  
  泪水在原本就不好看的脸上活着泥,脏兮兮的。
  
  “嘁。”
  
  男生的脚步声远了,她才松了一口气。
  
  走了么?没有挨打?
  
  [咚——!]
  
  她又是一缩,才看见自己原本在广告牌上的书包被扔在了她面前。
  
  男生摸着脖子,嘴里叼着一根新点燃的香烟。
  
  “别哭了,书包老子给你不就是了,哭哭啼啼麻烦死了!”
  
  她不敢拿。
  
  万一又是什么耍人的把戏呢?
  
  不可能的,人家没有这些功夫。
  
  她捡起书包,掏出了里面的酒精和止疼药水,悄悄的放在男人脚边,飞一般的逃走了。
  
  看到他身上的血了,应该用得到。
  
  没有揍人,是个好人。
  
  她抱着书包跑在幽暗的路上,心里有一丝诡异的幸福感。

评论(4)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