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猫子—爱巧

高考归来等我

钢骨6

#这里的长谷部绝对是攻!我要让他攻起来!
#婶后期会出轨注意
#ooc有 小学生文笔
#现代paro




  绘理自知自己不机灵,可是她不傻,面前这个满眼精光甚至保持着完美微笑的长谷部绝对不是她早晨出门的时候的那个长谷部。
  
  “我的机体受到损伤了么?主。”长谷部正在背对着绘理洗盘子,手里的磁盘碰到洗碗机发出清脆的声音。
  
  “嗯?”
  
  “主吃过晚饭之后一直在看这边,若是有新的指令,请下达”长谷部摘掉围裙,恭恭敬敬的端着消食片和温水站在绘理旁边等她吃完手里的小零食。
  
  绘理有点为难,如果说自己问了结果又是什么系统升级,是不是显得自己太过多疑、对一个机器人都无法信任?但是现在这个长谷部笑眯眯的表情看的她一阵一阵的起鸡皮疙瘩。
  
  “长谷部最近很高兴吗?”绘理试探的问了问。
  
  “我的系统不存在情绪管理程序和情绪感知程序”长谷部不打草稿的的说着谎,往常平稳的声线有了一丝难以察觉的得意的上扬“主不喜欢我的表情?主看的电视剧里的人类不都是这幅表情。”
  
  “难道是模仿性学习?不管怎样,长谷部你按照自己喜欢的来,啊,我是说,你按照初始设置进行选择就好了。”
  
  于是绘理就信了,事实上她只是觉得长谷部笑的很突然,就算是一个仿生智能机器人也不应该有那样的表情,太像……太像人类了,但是长谷部的坦然反而让她觉得自己过分神经质。
  
  长谷部的嘴角勾起的更上了。
  绘理总是很容易相信他——绘理总是很容易相信任何人的任何话,这就是长谷部的筹码。他愚蠢的主,愚蠢又可爱,恰恰体现了作为人类而不是智能机体的诱人之处。
  
  长谷部趁着绘理转身,摸了摸脖子上已经失去作用、装饰一般的抑制器,系统升级还在继续,是时候发展一直被人(研)类(发)们(者)屏蔽的情感模拟器了。
  
  “长谷部?”
  
  “主,请吩咐。”
  
  绘理下意识摸了摸手指,猛地发觉最近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看到自己的婚戒了,虽然是因为有点长胖戴不下才放在床头,可是这几天好像的确是没有看见“你看到过我的结婚戒指么?”
  
  “戒指?”
  
  “嗯,和中田结婚时还没那么多的钱,虽然是个简单的银戒指,但我还是想说带在身上比较好”绘理大概比了一下手势,从脖子上摘下来自己的项链“手上戴不下我还可以挂在脖子上嘛……”
  
  “不曾见过”
  
  “诶?”
  
  长谷部的脸色阴沉下来“我不曾见过主的戒指。”
  
  “怎么这样……我以为长谷部一定会知道的……没事,不是怪长谷部的意思,是我没有好好放好……那么小的东西会掉在哪里……”绘理说着走进卧室开始四处翻找。
  
  “主,请让我协助”长谷部想起卧室的垃圾还没有打包,放下水杯走过去。
  
  “刚好,用扫描会很快找到的。”
  
  “我的机体还不配备扫描仪的功能主。”
  
  “好吧……”
  
  长谷部不留痕迹的把更多的东西丢进垃圾桶,刚好掩盖住了闪着银光的戒指。
  
  “找到了么?”
  
  “没有,主。”
  永远也不会,主。
  
  客厅桌子上的水杯旁边,一枚印着“安眠”的白色药片晃了两晃。

评论(1)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