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莱姆要和哈贝贝交媾(°Д°≡°Д°)

高考归来等我

暴躁的魔女和处心积虑的狼

#这个脑洞真的可爱









  (一)
  “真不知道‘魔女吃人’这种没有科学依据的传言是哪个孙子得出来的,成天看到老娘就知道跑跑跑!”魔女掰开一个苹果,将一半丢给自己刚从火海捡回来的小东西“好好吃,长大了就给老娘成为一只好的家犬啊混蛋。”
  “呜…呜…”小东西虚弱的呜咽一声,嘴张开,却没有力气咬下对他来说还是太硬的果肉。
  “真tm麻烦”魔女皱了皱眉,指间闪烁的瞬间就飘来了一瓶温热的无脂奶,看似粗暴却意外小心的把奶嘴塞到眼睛还没睁开的幼崽嘴里“小鬼头,给老娘活下去啊混蛋。这赔本买卖做的!”
  小东西听不懂这些话,不过吸吮着奶很开心的摇了摇尾巴。
  “……妈的你这小混蛋!”
  竟然有点可爱。
  (二)
  “你这家伙,当初没看出来居然是只狼嘿
  ”魔女看着小东西越来越细长的腿脚和尖利的犬齿,再瞅瞅小东西被牛奶打湿的胡须,却只能自己纳闷。
  难道是老娘的教育方法不对么?小东西怎么还没断奶呢?
  “嗷嗷……”吃饱喝足,小东西干嚎一声蹭蹭魔女的脚踝,软软的往地上一倒,用小爪子挠了挠,将白花花的肚皮露出来,亮晶晶的红眼睛里面充满了渴望。
  魔女拿脚尖轻轻摩挲着小东西柔软的肚皮“小东西啊,你要是长大再这样老娘就打断你的小细腿跟你讲。”
  “呜嗷~~~”小东西发出一阵软绵绵的叫声,咧着嘴乐呵呵的打了个滚,用粉红的舌头舔了舔魔女的小腿。
  “……敲里吗……”
  犯规。
  (三)
  小东西长得很快。
  捡回来几个星期就下了地,半年不到就比成年的猎犬还要高壮,短短两年半,当初弱小的一团软肉已经变成了一匹威风凛凛的巨型白狼。
  “小混蛋长那么高干嘛?!你看你又把门框撞破了!”魔女捏碎了手里的木板,扯着白狼的一只耳朵强迫他低下头来“进来的时候不知道低头啊!撞疼了没有老娘看看!诶呀我艹,你个不省心的小混蛋,红了吧!”
  魔女骂骂咧咧的踹开脚边的碎木屑,在柜子上取下一瓶药剂,胡乱往手里一倒便不由分说的把绿色的药水擦到狼头上“你再敢给老娘浪费药水!”
  “嗷呀嗷嗷”
  “说啥呢老娘又听不懂,成天就知道‘嗷嗷’的乱叫!”魔女虽然嘴上嫌弃着,但还是扶住了从她胳膊底下蹭过来的大脑袋,用拳头挠了挠。
  (四)
  ‘如果让妈妈知道我会变成人还不告诉她我就死定了!’
  每天晚上,躺在棉花垫子上变成人的狼人少年都这么想。
  ‘好冷……’狼人少年没有厚重的毛的掩盖,在寒凉的夜里还是显得可怜无助,瑟瑟发抖的抱着自己的大尾巴孤独而乖巧的坐在地板上等天亮。
  但今晚不是。
  月圆之夜,按理来说,狼人少年到这个年纪是该去找一位强悍的狼人少女讨论一下基因项目的事情了,可是——
  ‘妈妈是住在树上的啊!’
  狼人少年从窗口向下看也只能看见一层薄薄的白色云烟和远处在月光下闪烁的雪山山头。
  “我们是住的有多高啊妈妈…”狼人少年抱着膝盖无聊的用指甲在木地板上画画“这是妈妈…这是我……”
  (五)
  魔女这几个月每天早上起来都很懵逼,自己小小的床一大半都属于一只散发着源源不断热量的超级大狗,啊,抱歉,大狼。
  魔女通常会选择不客气的把巨狼踹下床然后忽略他发光的眼睛,按照家法罚他不许吃早饭。但是今天的情形不一样,因为躺在他旁边的是一位俊俏的果体白毛美少年——如果可以忽略掉头上的耳朵和毛茸茸的大尾巴。
  ‘难道是老娘昨天晚上又喝高了去找兽族的牛郎还带回家了?’魔女怀疑人生似的敲了敲脑袋,可惜把昨天和朋友吃过晚饭后所有的事情都忘的一干二净。
  然后美少年就醒了。
  “唔…妈妈?”
  “…谁他娘的是你妈啊混蛋!”
  “是我啊妈妈!”
  “是你个锤子啊混…等下…马萨卡!”
  魔女猛地拉着狼人少年的项圈把他拉过来,闻了闻他抹着绿色药水的额头“我艹!还真是我家的小东西。”
  (六)
  “妈妈…我应该早告诉你的…”
  魔女看着这个端坐在地上的蜜汁巨婴陷入了沉思,她自然是没有男人的衣服的,但总也不能让自己家的傻孩子就这么光着,而且往下看看,傻孩子不仅身材看着不错,下面那位小兄弟也发育良好。
  嗯…果然没有辜负老娘的悉心照料!
  等一下长成这样也和老娘没有什么关系吧?!
  魔女发出了今天的第三十一次叹息。
  “妈妈”狼人少年把脑袋从魔女胳膊底下凑上来,就像原来一样蹭了蹭她的肚子“妈妈挠挠头…不开心的事情就会飞走的…”
  “~~~~”
  不要给老娘卖萌啊混蛋!
  (七)
  自从狼变成了人,魔女出门的次数就增加了许多,不是给长的太快的狼人买衣服,就是去给丢失了牛的农夫做法事。
  自己养的混蛋要自己负责。
  魔女仰着脑袋好不容易拉到了狼人的项圈,把他的脑袋拉了下来“剩下的牛肉呢?”
  “放冰箱了,妈妈”狼人穿着白色的单衣,嘴边还有几滴鲜血,但红色眼睛里满满的都是笑意。
  “干的漂亮!”魔女欢快的跑到冰箱前并把带着血和几丝狼毛的牛肉取了出来“晚上吃牛排啊,等着瞧好吧小混蛋!看老娘给你露一手!”
  于是,成熟了不少的狼人出手阻止了一次恐怖分子的爆破行动,并自告奋勇一如既往的承包了晚饭。
  (八)
  由于魔女在人们之中的口碑变得不错,所以原本高耸入云的树顶小屋搬到了离地不远的树杈上。
  农夫们的牛丢的更加频繁了。
  这可不怪老娘。
  魔女揉着脑袋从床上做起来,每天做太多的祷告搞的她筋疲力尽,宿醉的恶心感觉告诉她今晚的啤酒要少喝一点。再加上狼人小子不在家,饮食起居都不规律,再漂亮的紫罗兰色眼眸下最终也出现了深深的黑眼圈。
  话说,小混蛋是不是很多天都没有回家了?难道是找媳妇去了?
  有了媳妇忘了娘,混蛋。
  (九)
  狼人就像消失一样,就连固定的牛腿也失去了消息。
  “老天啊,老娘难道注定要被饿死么?!”魔女在打开冰箱发现里面除了素食罐头什么都不剩之后,发出了几百年来最悲惨的哀嚎。
  “叩叩叩——”
  “谁他娘的在这个时候敲门?”刚换好睡衣的魔女没好气的踢开脚边的酒瓶,猛地打开门,随手抄起魔杖便对准门外。
  “打扰魔女睡觉是会被诅咒的啊混蛋,诅咒你生娃没有小弟弟哦混蛋。”
  “嗨,妈妈~”
  (十)
  狼人的回归魔女总归是高兴的……
  “但不是这个高兴法啊混蛋!”魔女被狼人摁在床上,因为双手被她亲自缝的领带绑住而动弹不得“小兔崽子长大了翅膀硬了是吧?”
  “硬了。”
  “哈?!你个混小子在外面学了什么鬼东西啊!”
  狼人笑起来,露出闪着寒光的牙齿,手却不客气的解开自己的皮带。
  
  
  
  
  
  “妈妈要被吃掉咯~”

评论(5)

热度(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