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猫子—爱巧

高考归来等我

婶婶是只史莱姆


#情人节 新年贺
#ooc我的
#all婶大概
#意识我流
@daojian乱舞审神者专属墙

  审神者一睁眼,就因为本丸笼罩着的粉红泡泡熏的眼睛疼。嘟囔着瞟到被标注了粉红色爱心的台历,审神者还是决定悄咪咪的和隔壁的审神者汇合。
  “主,早安,该起……诶?”
  每天早晨定时定点来叫审神者的近侍长谷部已经做好了和赖床撒娇攻击力大幅度提升的审神者大战三百回合的准备,打开门却只发现了叠的整整齐齐的被褥和被吸的一干二净的冷却材的盒子。
  凭借着不低的机动,长谷部在端着点心的烛台切还没反应过来之前就把本丸所有审神者可能去的地方翻了一遍,然后得出了一个不得了的结论
  ——审神者不见了。
  “主可能会去哪里呢?难道是新年伊始回家了么?”
  “大将应该不会回家,回去的话会被逼婚的。”
  “目前还是要去找主上的行踪。”
  “哈哈哈,不知道用团子能不能诱捕到一只呢~”
  “不如准备一个大大的惊……”
  “鹤丸老爷,不要提出这种不靠谱的提议。倒不如直接打开传送通道去现世找大将比较好。”
  “这个时候去现世比较麻烦吧?”
  “为了主的安危直接闯过去也是可以的。”
  躲在冷却材堆里的审神者一脸懵逼。
  明明只是想先不要告诉大家然后悄悄做好巧克力再跳出来给大家一个惊喜,然后不小心就没有告诉任何人的在冷却材里睡着了,大家怎么就要去杀到现世去了呢?!
  审神者捏着触手里大小不一的几十个不同口味的巧克力,感觉自己都快要融化了——各种意义上自己的胶态体变得更加像水了啊喂!难道是因为太靠近锻造炉了么?!
  “等等,你们听见了么?”药研明显觉得隔壁的资源库有点动静,但是又极其微弱难下定夺,抄起本体半潜伏状态往资源库走过去。
  “嘿——呀!”药研毫不客气的贯穿了冷却材,结果只看到了一条淡淡的水痕。
  看来……
  短刀闪着悠悠的寒光插在离审神者不到三厘米的地方。
  [啊啊啊啊啊啊啊!杀史莱姆赚经验了啊啊啊啊!]
  
  
  
  
  
  
  
  
  
  
  
  “这就是您花了一早上和我们玩捉迷藏的原因?”
  面对着大广厅里面带微怒的各位,审神者很不好意思的把手里的巧克力往众刃面前一推“非常抱歉!请不要把我大卸八块!”
  长谷部揉了揉额头。青少年……
  ——深夜,审神者睡下之后,放置那些糖衣被捏的皱巴巴的巧克力的厨房
  “记得烛台切是放在这里了啊,怎么找不到了……”
  “大将做的巧克力,高热量的话也无所谓。”
  “即使身为太刀,连在黑暗中找巧克力都做不到未免也太不帅气了。”
  “!”“!”“谁?!”
  黑暗中,一把打刀和一把短刀刀刃相向,挥舞在半空中的太刀卡进了桌子上的冬瓜里。
  ‘咔哒’一声,厨房的电灯被打开。
  除了实在在夜里看不见的大太刀,几乎全本丸的刀剑齐聚一堂,欢乐过大年(不是)。
  
  
  
  
  睡梦中的审神者咂咂嘴,今年的巧克力,真甜。







米娜桑情人节快乐~\(≧▽≦)/~啦啦啦

评论(1)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