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猫子—爱巧

高考归来等我

婶婶是个史莱姆(8)

#隔壁婶婶待定中
#ooc有
#大概all婶
#群宠

ps:婶婶大部分时候都是史莱姆的状态



    “既然山上没有三日月,那刀炉里总该有一两振的吧?”
  “不不不,你想多了”隔壁的审神者捏起桌子上的点心,一口吃掉一半“那种写作‘三日月’读作‘欧洲刀’的东西对你我这种新上任的审神者来说是不存在的。”
  “那鹤丸呢?”审神者用触手把房梁上准备吓她们的鹤·一脸惊恐·丸拉了下来。
  “……”
  “那一期哥呢?”审神者又伸出触手从短刀们的中间拉出了唯一的懵逼太刀少年。
  “萤…总?”本来想一举抱起萤丸的审神者把触手往上抬的时候猛地顿了一下,然后很费劲的把萤丸稍微抬离地面。
  “……再这样我就把你拉成条然后再揉到一起你信不信。”
  “哼,凶残的人类。”
  迫于淫威,两人过早的结束了这场日常性的假欧洲人交谈。
  审神者还是不明白为什么隔壁坐拥三振三日月的审神者为什么不高兴,也许是因为她的婚刀——小狐丸迟迟不到吧——但是婚刀那种东西……
  
  “长谷部”审神者‘咔嚓咔嚓’的啃着仙贝,顺带叫住了正要去检查畑当番的近侍“我的婚刀是谁啊?隔壁的婶婶就有一振。”
  “主怎么会突然想知道?”长谷部愣了一下,本着‘反正不管谁是主的婚刀都要直接压切掉’的心情反问“主是有心仪的刀剑男士么?”
  “心仪?”审神者十分认真的回忆这个词的含义“难道是指…可以进行繁殖的对象么?”
  其实在史莱姆文化中不存在所谓的纯感情,虽然审神者的爸爸是个先例,但是她也没有被教导过任何关于如何爱和如何分辨爱。
  长谷部很明显没有料到审神者会这么回答,藤紫色的眼睛里顿时写满了窘迫和羞涩“主非要真么理解的话,也不是不可以……但实际上是……”
  “那是要看基因的”审神者反而一本正经的解释道“为了孵出优秀的下一代,史莱姆需要寻找基因最完美的培育温床。”
  “咳咳……不巧听到了你和大将的谈话”药研止住了欲言又止的长谷部“请注意一下,长谷部殿,大将的生理年龄还没有成年,不要给她灌输这种思想——我可不想教坏小孩子。”
  “药研真是一本正经”审神者露出自己满嘴尖利的牙齿“既然你和长谷部都在边,那我是不是就可以安排下一次出战了?”
  ——
  ——
  “只要是主命,无论什么都会为您完成。”
  “没问题大将,就指靠你了。”
  
  
  “出战,阿津贺志山。”
  
  
  
  
  
  
  
  
  
  —长谷部:结果还是要去找三日月宗近么?
  —审神者:嘿嘿嘿~








本丸现状:一本正经的监护人极化药总,急于开车的满破长谷部,如母亲一般温柔的咪酱,黄腔开不起来的青江……
大概是个假的审神者了_(:з」∠)_

评论(4)

热度(86)